炎岩

属于蓝雨的夏天(十五)

哦。。。发的时候才发现这节字数特别多。。。。。。

(十五)针锋相对


“队长,要喝点水吗?”眼看擂台赛即将结束,宋晓轻轻的拍了拍喻文州,并送过来一瓶水。

“谢谢。”喻文州睁开眼睛,接过水来。以往的比赛,喻文州一定会在场边认真的观看每一场比赛,在队友回到选手席时,他也会给予简单的点评和鼓励。

但是今天,从个人赛第一场开始,喻文州就在闭目养神,此时已是入夜,他的体温似乎又升高了一些,他觉得浑身无力,额间一阵一阵的抽痛,人也昏昏沉沉的。所以,他没有理会队友的比赛,而是最大限度的保持着自己的体力。虽然闭着眼睛,但他并没有睡着,比赛的进程,他依旧听在耳里,水送到手边时,他早就知道,...

属于蓝雨的夏天(十四)

(十四)差点忘了你一直很拼


“蓝雨啊,这个赛季他们打得不错嘛。那个话唠这次能安静些吗?喻文州也是个麻烦的家伙。”微草的战术会议上,听完王杰希的布置,方士谦如是说,之前与蓝雨战队的交战三胜一败,但是他知道,三次团队赛其实赢得都很辛苦,作为战术大师,喻文州绝非浪得虚名。

“如果能尽早把他打出场就好了。”方士谦敲了敲桌子说,集火喻文州,这件事大多数战队都做过,不过目前成功率似乎并不算太高。

王杰希点点头,微草的战术布置,主要针对的也正是蓝雨的双核,喻文州和黄少天。

“大家记住,比赛场上千万别大意。”王杰希环顾全队一周,此次首发的队员中,柳非和周烨柏是新人,他绝不希望队里新人因...

属于蓝雨的夏天(十三)

(十三)祸不单行


之后蓝雨战队的练习重点暂时转移到了和治疗替补徐景熙的配合之上,在喻文州看来,徐景熙的治疗水平已不在张林之下,只不过因为报名时的账号问题,他使用的账号不是灵魂语者,而是自己在训练营时的守护天使账号“润物无声”,这个账号在装备上和灵魂语者颇有差距,但幸好对于治疗而言,这点差距还不至于造成太大的影响。只不过由于两人的治疗风格的差异,喻文州必须对战术进行全面的调整。

虽然没有额外的加练任务,但即将面对微草这个强敌,战队的新人们既期待,又有点紧张。于峰和替补治疗徐景熙几乎每天饭后都自觉的到训练室加练,而每天晚上和他们一起泡在训练室的,还有他们的队长喻文州。喻文州并不...

无畏的呼啸公关队

脑洞来源于第十赛季呼啸战队挖张新杰的事,其实当时看到时我就觉得,张新杰跟呼啸,完全不可能合拍啊,如果张新杰和唐昊意见不合,那是多可怕的一件事。若说整合这支战队,另外三个战术大师其实要更合适些,只不过,也算呼啸老板没有真的抽了风,因为,那毕竟是人队长啊。可是,我就是想拿这个如果来恶搞一下。


第十赛季,呼啸那霸气的老板大手一挥,做出了向霸图收购张新杰的决定,作为老板,他不可能亲力亲为,完成任务的,自然是呼啸的公关团队,我们来听听队员们的心声。

队员A:作为公关队,我们相信自己的实力,上赛季,我们迎来了唐队,本赛季,我们挖到了林枫,新鲜的呼啸需要新鲜的血液,老板对谁点点头,肥水不往外人流。...

属于蓝雨的夏天(十二)

(十二)磨王许斌


积分赛的胜败不会带来太多的悲喜,即使是算上与好友的会面,也不过是联赛过程中的一个小插曲,等待职业选手的,永远是下一轮比赛。第六赛季的第七轮比赛,蓝雨战队迎战三零一度战队,意外的以3:7的比分败给了对手。三零一度战队也是季后赛的常客,蓝雨战队这一败并不算爆冷,但是这场团队赛,即使是普通粉丝也能清晰的感觉到,蓝雨战队的节奏出了问题,解说嘉宾也是这么看的,只是作为嘉宾的李艺博也很郁闷,他看到了节奏中的问题,却说不清原因,只有一个感觉:别扭。


“李指导对这场比赛的结果怎么看?”

“恩,且不说这场比赛,你发现了吗?好像从本赛季开始,和三零一度战队作...

(十一)嘉世怎么了


此时坐在店里的,仍是三年前的四人,当时的大神仍是队里的支柱,那个少女也已经成长为优秀的选手,而那两个少年,更是早已能独当一面。

“刚认识的时候也是在这里呢。”四人坐在小店中,各自点了一杯饮料。叶秋用吸管搅动着面前的奶茶,随口说着,他倒不是为了发出什么感叹,只是平时大家都是在线上交流,突然聚在一起难免有些生疏,于是在黄少天话唠属性爆发之前,自己先随意扯了个话题,“那时候我还真担心你们两个呢,如果当时你们因为打架被开除了,今天的职业联赛会寂寞很多啊。”

“你以为方队是你啊,我们那是见义勇为,见义勇为知道吗?”黄少天假装生气的冲着叶秋咬了咬牙。

“今天打得...

属于蓝雨的夏天(十)

(十)那时相识


虽然只是积分赛,但愉快总是会属于胜利者,回到旅馆,蓝雨的队员们嘻嘻哈哈的闹成一团,喻文州也没有约束,随他们玩闹。而他独自坐在房里,在笔记本上写了些总结,就将本子合上放在了一旁。窗外秋风徐来,空气凉爽而清晰,喻文州本也打算写完后去和大家小聚,但秋风带来的清凉让他产生了出去走走的愿望。戴上墨镜简单的伪装了一下便走下楼去,此时路上已是人烟稀少,只要不去网吧,碰上荣耀粉丝的概率不大。

刚走到大厅,就听到身后有人叫他:“队长,出去啊。”

叫他的人是黄少天,可是如果没听到声音光看那打扮,他差点没认出对方来。——他眼前的黄少天墨镜遮眼,口罩蒙面,还用一条大围巾把自己整个...

属于蓝雨的夏天(九)

(九)斗神与剑圣


第五轮比赛意味着联赛已经开始了一个多月,此时已是入秋,但是南北气候差异很大,G市仍是夏日炎炎,骄阳似火,H市已是入秋。作为战队主力,一年到头四处比赛,对气候的差异早就习以为常了,但此时,站在嘉世体育馆的门口,看着金黄的梧桐叶从树上飘落,黄少天难得的感慨了一句:“真是一叶知秋了。”他倒没什么伤春悲秋之意,只是此时,联想起某个与之相关的ID,不由得随口感叹了一句,一叶落而知秋至,第六赛季,嘉世战队,已显出颓势,这几天,黄金一代的群里,楚云秀关切的问苏沐橙为什么有些不高兴,对方佯做活泼扯开了话题,但群里大多数人都猜得到,那与嘉世的现状有脱不开的关系。只不过,瘦死的...

属于蓝雨的夏天(八)

(八)无解的叶秋


第六赛季首轮比赛,大部分强队都顺利的拿下了比赛,其中,成绩最为显赫的是上季冠军微草战队,他们的对手烟雨战队绝对不弱,但他们却以10:0的比分横扫了对手,沸腾的微草粉丝们看着王不留行在场上那睥睨群雄的身影放肆的欢呼着,这是新的王者,继去年微草夺冠之后,他们一直这样相信着。表现仅次于微草的,是老牌强队霸图,虽然第四赛季之后未能连续夺冠,但说到风格的强势,恐怕没有哪支战队能凌驾于霸图之上,队长的勇往直前与副队长的敏锐严谨构成了场上绚烂的风景线,9:1的大比分硬是将皇风战队打得没了脾气。同时表现出色的还有蓝雨,还有轮回。。。。。。


唯一一个不大不小

属于蓝雨的夏天(七)

(七)蓝雨的战术


擂台赛很激烈,双方势均力敌,直到最后一人才分出胜负,“荣耀!”最终站在场上的,是黄少天的夜雨声烦,吴羽策虽然勇猛,却依旧败在了剑圣手下。双方比分3:2,谁也没有占据太大的优势,胜负,将在团队赛中决出。

团队赛双方出场队员

蓝雨:喻文州,黄少天,于峰,郑轩,张林,宋晓为第六人。

虚空出场人员:李轩,吴羽策,李迅,葛兆蓝,唐礼升,杨昊轩为第六人。地图:南部溪谷。


南部溪谷地如其名,风光雅致,四周环山,山壁陡峭,无法攀援,唯有忍着角色,可以靠忍刀在山壁上游走,谷底相当开阔,错落有致的灌木与乔木拼出了一份令人心旷神怡的绿,烂漫的山花点缀于其中...

属于蓝雨的夏天(六)

(六)首战,虚空


时间过去得很快,第六赛季的首轮比赛拉开了帷幕,首轮比赛,蓝雨主场对阵虚空。

“哈哈,新人,第一次当主力有什么感觉?”进场前,黄少天拍了拍于峰的肩膀问道。

“觉得有点像做梦。”于峰笑了笑,他本以为自己最多是个替补,没想到第一场比赛就能担任主力。

“紧张吗?别担心,有我压阵呢。”黄少天开玩笑的说。

“不紧张。”于峰坦然的说,作为新人,说没有压力是不可能的,但是他一向很享受这种压力,比起紧张这种不靠谱的情绪,充斥他内心的是对挑战强者的激动于期待,“而且黄少,个人赛有压阵这一说法吗?”

“哈哈哈,不要在意细节。”看到新人还比较放松,黄少天又扯开了话题,巴拉...

属于蓝雨的夏天(五)

(五)前辈与继承人


喻文州与黄少天一边聊着一边向往回走,可走到半途,黄少天发现喻文州转向了训练室的方向。

“你去训练室?”

“恩。”

“那么早就开始分析对手了?我想想,第一场我们的对手是谁啊?哦,虚空啊,虚空双鬼也有段时间没打交道了,队长你可要好好研究怎么教训李轩那小子啊。我就先走了,你别又写着写着就在训练室里睡着了。”


黄少天说着,自己往宿舍的方向走去,幸亏他还清楚喻文州有正事,否则话匣子一打开,能说到什么时候就只有天知道了。

喻文州觉得有些无奈,什么叫“又在训练室里睡着了”,他并没有熬夜的习惯,确实有那么几次,写得忘记了时间,一不小心就在训练室里...

属于蓝雨的夏天(四)

(四)战队琐事


这些细节于峰当然并不清楚,只是无论如何,新人的到来和前辈的离开并不会影响队内的正常训练,第六赛季即将拉开帷幕。于峰拿着锋芒慧剑的账号卡,走到电脑前。

“快熟悉一下新账号,我们PK。。。。。。”黄少天喊道。

“哦,好。”队内王牌的邀请,于峰没有拒绝的理由,迅速插卡进入游戏,按自己的习惯调整好键位,熟悉了一段时间之后,对黄少天点了点头,说:“请黄少指教。”


整个训练室的人都围了过来,两人是近战,和一个新人作战,黄少天不至像平时那样躲起来寻找时机,于是两人直接选择了擂台场。角色刷新,很快就在场地中央相遇,作为前辈,黄少天没有抢攻,夜雨声烦就这样...

属于蓝雨的夏天(三)

(三)前辈的认可


第四赛季的首轮比赛中,蓝雨主场对阵越云,蓝雨8:2赢得了比赛,但是等待着他们的,并不是赞赏,而是质疑。连续的状态下滑,记者们已经不再看好蓝雨,夺冠这样的话题,他们更愿意冠在微草这样的强势新秀身上,而蓝雨在他们眼中,是一支在走向豪门的途中突然跌落的战队,如何渲染出这支战队的悲剧色彩,才是他们心中的话题。赢了比赛还受到诟病的队伍并不多,但会被记者抓住空子,也确实是因为本场比赛中,蓝雨战队的表现确实有点不尽如人意,个人赛和擂台赛倒还罢了,尤其是擂台赛,越云战队本已领先,没想到两员老将最终竟相继倒在了新人黄少天的剑下,夜雨声烦,这个角色的首场比赛就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

属于蓝雨的夏天(二)

(二)蓝雨旧事


这是发生在两年前的蓝雨俱乐部中的事——

“你疯了?”训练室中,李云涛的拳头狠狠的砸在桌面上,连鼠标都被砸得弹了起来,“你说自己状态下滑,是事实!你要退役,我理解!但是直接把战队交给个手残的新人是什么意思!”

“老李,冷静、冷静!”方世镜捂着耳朵向后仰了仰身体,皱起了眉头,其实李云涛并不是今天才知道这个决定,关于这个问题,他们早就不知道沟通了多少次,可是无方世镜怎么说,这个脾气有点任性的老朋友就是听不进去,而且他能肯定,李云涛现在的爆发完全是故意的,因为此时喻文州就在训练室外等候着,和他一起的,还有即将成为正式队员的黄少天和郑轩。


“这老前...

属于蓝雨的夏天(一)

一、蓝雨新人


蓝雨的训练营和正式队员的训练室距离并不远,但是无论是哪支战队,训练营的学员通常都不会主动到训练室来,即使是有着全联盟最轻松的战队氛围的蓝雨也不例外。倒不是正式队员对训练营的学员有什么歧视,只是对一般的学员而言,总是去打扰正式选手训练是一件极不礼貌的事,而且每个学员心里都憋着一股劲:总有一天,要以正式成员的身份,走进那间训练室。


于峰就是这样从训练营中走出来的,在训练营中两年多,他的成绩一直突出,很多同期的学员都很羡慕他,认为他是蓝雨未来的主力,听到这些言论,于峰总是谦虚的一笑,但在他心里,却隐隐藏着几分不为人知的狂傲,成为一队主力,在他看来是理

此处应有恶搞

本段落纯属恶搞,对角色并无恶意,请各位权当笑话看。

全职高手第八赛季全明星赛上有这么一段:

 全场一片惊呼后,先是死一般的寂静。没过一会,开始稀稀拉拉地响起了一些响声。在这点掌声的带动下”声音已是越来越大。虽然比赛的结果和很多观众所期待得并不一样,但是谁也无法否认”这是一场精彩的比赛。

    鼓掌的人中,甚至有两个站起来的身影。

    选手席中的喻文州。

    观众席中的叶修。

    他们眼中的精彩,却不是这一场比赛...

长夜战记(十三)

(十三)被唤醒的记忆


尼克斯神殿中——

“恩?法诺和加比尔的小宇宙消失了?”克里奥眉头紧锁,他有点不满的往卡奥拉身上扫了一眼,按照这个同伴的说法,他和戴尼尔曾经杀死了处女座的黄金圣斗士沙加,可是现在,不但沙加是否已经死亡尚无定论,倒是一个个暗斗士倒在了黄金圣斗士的拳下。卡奥拉依旧高傲的仰着头,对同伴责难的眼神视而不见,傀儡戴尼尔安静的站在他的身旁,完全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尼克斯大人,我觉得,是试试那个的时候了。”克里奥的身旁,一个戴着眼镜,灰白色的头发在脑后扎成马尾的男子说道,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柔和,仿佛有种特殊的诱惑力,“就算无法击败对手,我觉得,对他们也是个很强的...

长夜战记(十二)

(十二)重逢


法诺眼前一花,无数光的轨迹充斥了他的视野,还没来得及看清对方的动作,他就感到无数拳头击在自己身上,若是平手相斗,这样的攻击是会让他有些难以抵挡,但还不至于彻底落败,可是此时,本以为已经压制住的对手小宇宙突然拔高,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高手对决,这一点破绽,已足以决定生死。加比尔的感受更为怪异,把红烟引入自己身体的米罗突然在他眼前消失了。他连忙后撤一步四处寻找。

“在这里呢!”一个声音嘲弄般的传入他的耳中,随后便是一个扫腿将他打翻在地上,接着,他只看到天蝎座的黄金圣斗士指间红光闪动,伴随着剧烈的疼痛感,他感到自己身上的血液箭一般的喷出。——猩红毒针,在失去先机的那...

长夜战记(十一)

(十一)


米罗和艾欧里亚向西走去,他们并不认为沙加真的是让他们出来随便走走,随便走走还指明方向未免有点过了。果然,刚走出不久,便感到有人从后方逼近。米罗拉了艾欧里亚一把,两人闪身躲到一块巨石后面,只见两个人一面闲聊一面走过来,身上漆黑的铠甲和充满黑暗力量的小宇宙无不昭示着他们的身份——暗斗士。


艾欧里亚握了握拳,从已发生的种种来看,暗斗士已是己方的死敌,但他本人毕竟没有和对方发生过直接冲突,直接攻击对方似乎有些奇怪。米罗似乎也抱有同样的想法,这时,两个暗斗士的声音清晰的传到了他们耳中:

“不查查附近,没准那些黄金圣斗士就潜伏在这里。”

“没必要,连雷奥都...

假如全职众人进了鬼屋——蓝雨篇

无聊随手存个梗。


喻文州:这里每次只能进三人,我们只能分成两组了。郑轩和小卢跟我一组,少天,李远和宋晓就拜托你了。

宋晓心里范了嘀咕,偷偷的凑上去说:“队长,黄少好像是有点怕鬼的,我们这组没问题吗?”

喻文州笑笑:没关系,少天可是蓝雨王牌。

宋晓耸了耸肩,暗自吐槽:进个鬼屋,跟王牌有关系吗?你当是派夜雨声烦去打怪吗?


鬼屋里,阴森的音乐,逼真的场景,即使明知道是假的,心里也忍不住阵阵发毛。

“压力山大啊。。。。。。”郑轩不自觉的说出了自己的口头禅。

卢瀚文到底还是个孩子,开始时蹦蹦跳跳,兴奋得不得了,但是在蓝色和红色的光影交错中,在渗人的音乐声中,他不自觉的开...

长夜战记(十)

(十)熟悉的气息


结束了吗?费兹有点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突然,他心中一动,感到两股熟悉的小宇宙正在逼近,他暗骂一声,诅咒着两个迟来的同伴。

诺拉克和皮特斯对战局并不了解,他们的驻地较远,本来只是增援。只是听说派出了雷奥,两人完全没有赶路的打算,——如果对手太弱,赶到前就战斗就已经结束了,如果对手太强,他们可不想成为雷奥爆发的牺牲品。


但是,他们在半途就感觉到森林中传来爆炸般的声响,响声一阵接着一阵,似乎还能听见雷奥进入狂暴状态后的咆哮。——怎么,陷入了苦战?两人对望一眼,加快了脚步。可是,就在突然之间,雷奥的小宇宙消失了。两人愣住了,而这难以置信的画面就发生...

长夜战记(九)

(九)暗影爆发


费兹和拜勒奋力的挣扎着,他们身后站着的,是雷奥那群更加不知所措的部下,他们的脸上流露出恐惧,但是恐惧着的,似乎是另外的东西。雷奥发出一声巨吼,吼声中带着孤注一掷的意味,他的身体似乎变成了透明的,可以明显的看到,一道暗色的雷光从他体内开始慢慢往外蔓延,——不是攻击,也不是逃,但是很显然,随着雷光的蔓延,他的身体结构也在发生变化。


“第一感剥夺!”沙加念珠挥出,他知道,雷奥即将使出他最后的手段,而且这个手段甚至是天舞无法限制的,假如这时能补上一个天魔降服,一切就结束了。但是叹息墙的碎片仍在他的体内,即使已经恢复第七感,碎片对小宇宙...

长夜战记(八)

(八)一对三


幻影中,雷奥一边发出吼叫,一边挥舞着重锤,冲向他的“敌人”寸寸破碎,周围的空间似乎也受到了影响,出现了一道道黑色的裂痕,眼看就要在强烈的攻势下支离破碎。——没用,毁掉一重幻境,还会有新的出现。——站在雷奥身后的部下们却无法乐观,他们曾几次看到幻境的破碎,但每当他们刚想松一口气时,新的幻境又出现了,而敌人到底在哪里,他们根本不知道。


突然,处在狂暴中的雷奥动作突然停止了,独眼眯起,身体前倾,双锤交错在胸前,手臂上的肌肉一阵一阵的隆起,和之前的疯狂攻击相比,他的精神前所未有的集中了起来,似乎在等待着强敌的到来。果然,众人感到眼前的景物抖了一下,一声...

长夜战记(七)

(七)救赎

沙加独自端坐在森林中,位置离洞穴稍远,金色的小宇宙在他的掌心明明灭灭,他整个人显得很飘渺,似乎完全不存在于天地之间,又无处不在。林中的黑暗生物接近时,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撒腿就跑,野性的直觉让它们本能的感到了危险,迫切的离开这即将陷入大战的区域。透过幻影,他审视着即将到来的对手们:额间有奇怪符咒的家伙和手中握剑容貌普通的男子已被自己释放的小宇宙所摄,虽不能指望他们就此败在幻影下,但谅他们没本事找到自己。这群人中最值得重视的是手持双锤的独眼男子,那家伙看似疯狂,但沙加明白,那接近恐怖的破坏力会不停的对幻影的波动造成影响,而且,那人宛如失去了理智的外表下隐藏着的是一种野性的直觉,这群人...

长夜战记(六)

(六)兵来将挡


“尼克斯大人。”良久,培欧拉从冥想中回过神来,跪下行礼,“干扰我的人,似乎在这长夜城内。”

“哦?”尼克斯似乎并未感到意外,“果然是那几个还活着的黄金圣斗士,能找到吗?”

“可以!”培欧拉点了点头。

“好,那里离拜勒和费兹的领地很近,雷奥现在也在那里,让他们突袭,然后通知诺米尔和欧根,让他们尽快赶过去。”尼克斯说。

“尼克斯大人!”一旁的克里奥插了一句,“是否让我也会会所谓的黄金圣斗士。”

“算了,杀鸡焉用牛刀。”尼克斯冷笑一声,“对了,让那家伙去吧。”


克里奥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尼克斯所说的,是两百多年前误入此地的一个圣斗士,...

雪狐卡妙圣域行——约定的守护与生命之光番外

声明:本番外纯属一拍脑袋的卖萌之作,有头但不一定有尾,想到就写,想不到,就这么吧,哈哈。


这是木卫二的平行世界上的故事,发生在瞬他们离开一段时间之后。。。。。。


雪狐卡妙如平时一般徘徊在冰川上,一天,他突然感到了一股微弱的力量,他明白,是新的守护者诞生了。守护者诞生的概率是随机的,刚诞生时,与普通的小动物没什么不同,但断奶之后,力量才逐渐展露。出于好奇,他想看看新诞生的守护者是什么样子,于是便跑了过去。气息是从一个山洞中传来的,他歪着头观看,只见洞里蜷缩着两只小狐狸,一只的毛是鹅黄色的,颜色比普通狐狸亮得多,另一只则是白色为主,只是冒毛的尖端是绿色的,看上去像笼罩了一层绿晕。身上有绿晕...

约定的守护与生命之光 终章

终章  约定的守护


“瞬!是你们?”听到响动,别墅中的人跑了出来,一辉的声音中也不自觉的带了几分激动,星矢更是第一时间跑了过来:“快,我们去告诉纱织小姐,她刚才还在为你们祈祷。”

“果然是你们回来了。”一个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

“纱织小姐。。。。。。”

“我刚才好像接触到了瞬的小宇宙。”纱织显然也很激动,“你们。。。。。。平安就好。。。。。。”

 “别在这里站着了,进去慢慢说。”魔玲说

一直赖在这里做客的朱利安知道自己插不上话,笑着耸了耸肩,也跟了进去。


三个青铜圣斗士的经历实在是一言难尽,他们只是简略的说起自己到了各...

约定的守护与生命之光 第八章

第八章  最后的生命石

(一)熟悉而陌生的世界


“这里是哪里?”落地时三个青铜圣斗士都有种释然的感觉,终于没再落在动物背上或是撞到人身上,他们似乎来到了一片小树林,远处炊烟袅袅,似乎有个小镇或是村庄。

“生命石好像已经收集得差不多了。”紫龙说。

“是。。。。。。”瞬在心里默默的点着数,“只剩一最后颗了,——沙加的。罗盘在发光,看来一定在这里。”

“走吧。”冰河笑了笑说,“到前面的小镇问问,老规矩,找到这个世界的沙加,大概就八九不离十了。”

刚走两步,瞬突然“诶”了一声。

“怎么了?”

“刚才,是我多心了吗?沙加的小宇宙,好像在圣衣里闪过。”...

约定的守护与生命之光 第七章(十七)

(十七)结束?开始?


外敌既去,沙加精神一松,顿感不支,纱织连忙伏住了他。感觉到纱织用力扶着自己,沙加意识到还没有完成的事,用尽全力将即将消失的意识拉了回来。他侧身靠在身边的大树上,缓缓坐倒,眼前一切都变得模模糊糊,他扶住额头闭上眼睛,意识反而清醒了些。

卡妙只觉得一个头变成了两个大,穆的情况如何他尚无法确定,沙加的情况看起来更糟,穆轻轻的推开他的扶持,靠在树上,表示自己不要紧,让他先过去看看沙加的情况。


卡妙走到沙加的身旁,只见他身上的衣服几乎都被血染红了。纱织拼命呼唤自己体内的气,却徒劳无功。

“纱织小姐,停下吧。。。你今天已经用力过度。。。别再。。...

© 炎岩 | Powered by LOFTER